• <tr id='a1TadV'><strong id='a1TadV'></strong><small id='a1TadV'></small><button id='a1TadV'></button><li id='a1TadV'><noscript id='a1TadV'><big id='a1TadV'></big><dt id='a1TadV'></dt></noscript></li></tr><ol id='a1TadV'><option id='a1TadV'><table id='a1TadV'><blockquote id='a1TadV'><tbody id='a1Tad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1TadV'></u><kbd id='a1TadV'><kbd id='a1TadV'></kbd></kbd>

    <code id='a1TadV'><strong id='a1TadV'></strong></code>

    <fieldset id='a1TadV'></fieldset>
          <span id='a1TadV'></span>

              <ins id='a1TadV'></ins>
              <acronym id='a1TadV'><em id='a1TadV'></em><td id='a1TadV'><div id='a1TadV'></div></td></acronym><address id='a1TadV'><big id='a1TadV'><big id='a1TadV'></big><legend id='a1TadV'></legend></big></address>

              <i id='a1TadV'><div id='a1TadV'><ins id='a1TadV'></ins></div></i>
              <i id='a1TadV'></i>
            1. <dl id='a1TadV'></dl>
              1. <blockquote id='a1TadV'><q id='a1TadV'><noscript id='a1TadV'></noscript><dt id='a1TadV'></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1TadV'><i id='a1TadV'></i>

                央音要聞

                口述央音|陶純孝:單簧管教育事業是我此生最大的熱愛

                • 作者:供稿:檔案館(校史館)  
                • 來源:
                • 發布日期:2022-05-07 12:39:00

                  陶純孝簡歷:

                  著名單簧管演奏家、教育家,彩神V原管弦系主任、教授。1937年生於重慶,1956年作為新中國首位管樂專業女留學生,就讀於捷克布拉格音樂學院,1961年回國入中央〇音樂學院任教。曾任文化部(現文化和旅遊部)教育『科技司司長、教育部藝術教育委員會委員、中國音協表演藝術委員會單簧管學會會長、彩神V及附中教學督導等職。出版《單簧管經典名曲》《跟我學單簧管》《單簧管演奏與教學》《歐洲管樂藝術史》等教材和著⊙作,錄制多張音樂唱片及教】學光盤,演●出遍及世界多國。曾獲得第七屆世界青年聯歡節管樂比賽三等獎(1959)、寶鋼優秀教∑ 師獎(2002)等重要獎項。




                  1937年,我出生於山城重慶╲,身為民族企業家的父母養育了我們8個兄弟姐妹。1949年“九二”火災後,因生活艱難,全家人不得不輾轉農村生活。而我之所以走上音樂道路,主要緣於中學時代的一個“軍人夢”。




                  走出山城赴歐留學

                  上中學時,川東軍區的部隊經常在我們學校操場上出操,看著他們颯爽英姿的身影,讓我無限向往參軍。1951年軍區文工團(後更名為川東行署文工團)來學校〒招生,我積極報╳名。一位招考老師指著一把低音@號問我:“學這個你能行嗎?”我說:“行。”老師們都笑了,又拿出一支單簧管讓我試吹。現在回想起▼來,當年他們看到瘦小的我,為了當兵肯學習低音號,可能覺得不可思議。但這就是我的性格,迎難而上不怕苦。

                  我14歲才開始學習音樂,這對於今天的孩子來講,已經偏☆晚了,但我卻很珍惜自己夢想成真的軍人生涯。重慶冬寒夏熱,我每天堅持早起去山上“練功”,風雨無阻從未間斷。1953年部隊接ㄨ到上級指示,按不同專業選出精幹人員組成小組,赴朝鮮♂慰問演出。年僅16歲的我因專業水平突出被選中,成為第三屆中國人民赴朝慰問團第六分團的光榮一員。朝鮮戰場半年的演出歷練,不僅重塑了我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藝術觀,也更加激勵我在管樂之路上努力前行。



                  上圖:1952年,川東軍區文工團合影(第二排左2為陶純孝)

                  下圖:1953年,川東軍區文工團赴朝鮮上甘嶺慰問演出合影(第四排左4為陶純孝)


                  朝鮮慰問◥演出結束回國後,文工團整體轉業到ω四川省歌舞團。為了提高自身專業水平,在征得單位領導同意後♀,我於1953年考入※西南音樂專科學校(現四川音樂學院),師從於穆誌清老師。兩年後,幸運之神再次降臨,我得到去彩神V(時在天津)參加◣文化部公派出國考試的機會。當時管弦系夏之秋教授是主考官,他絲毫沒有管樂“重男輕女”的偏見,反而認為我的音色更勝一籌,使我從來自全國的高手中脫穎而出,獲得去捷克斯洛伐克留學的機會。

                  1956年,我作為新中國成立後首位管樂專業女留學生,踏上東歐留學之路,並很有幸地跟隨捷克功勛藝術家弗拉米基爾·希哈教授學↘習。但初來乍到也面臨許多壓力和困難:語言不通、專業≡水平不夠。第一年在抓緊學ω 語言的同時,我還給自己加碼強化專業訓練,早上5點起床背單詞ぷ、學捷克語,下午上完主科趕緊去地下室練琴,直至琴房熄燈關門。就這樣刻苦學習一年後,第二年我才正式開啟大學生活。

                  從置裝到學費,我們在國外學習的一切費用都由國家“包辦”,而當時的新中國百廢待興,經濟並不富裕。我深知國家已經給予留學生最大限度的支持,不想再給國家“添麻煩”,但出國帶出的膠管☉樂器(現在只有小孩使用)嚴重影響了演奏和學習,國外的老師讓【我換樂器,我只能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聯系文化部。恰巧1957 年,剛剛由文化部調入彩神V擔任領導職務的趙沨赴歐洲訪問,途徑布拉格,文化部便委托他為我在法國訂購樂器帶到捷√克,這也為我學成歸國後調入彩神V,埋下伏筆。有了新樂器,我更是不分晝夜地練習,始終提醒自己不能辜負國家的培養和期望。

                  1959年第七屆世界青年聯歡節在奧地利維也納舉行。按照布拉格音樂學院的傳統,只有高年級的優秀學生才能有機會通過選拔▃去參賽。我雖僅是一名大№二學生,但卻憑著之前當兵時的那股∴勇氣和韌勁,最終獲得參賽資格。從接到大賽通知到上臺比賽的四個月時間內,我全力⌒ 以赴,出色完成兩輪參賽曲目,並最終獲得管樂組三等獎。這是中國單簧管演奏家首次在國際比賽上獲獎,實現了歷史性的突破。



                  20世紀50年代,留學捷克布拉格音樂學院時與同學合影(第二排左1為陶純孝)



                  1959年,參加第七屆世界青年聯歡節國際比賽的中國代表隊合影,後排從左至右:1盛明堯、2劉少力、3張仁富、4鮑蕙蕎、6殷承宗,前排左2為陶純孝


                  學成歸國⊙執教“央音”

                  “才能、勤奮、機遇是成長必不可少的三要素。”我能夠從事音樂教育工作,並且做■出了一些成績,最先要感謝的就是趙沨院長。1961年我學〓成回國,被趙院長從四川調入北京。當時像我這樣並非由中╱央音樂學院培養和派出學習的留學生,卻被趙院長邀請到“央音”任教的,還有王振山(小提琴)、柏林(小號)、宗柏(大提琴)等一批老師,這充分體現了他對人才的重視和珍愛。來到學校後,趙沨以及其他校領導,給予了我們高度信任與支持,工作不僅落到實處,而且潤物細無聲。當年我們幾位“海歸”青年教師共同在學校小禮堂舉辦@了一場匯』報音樂會,因公務未能出席的趙院長,特意在音樂會後給我寫來一封祝賀信。信短情長,讓我倍受鼓舞〗。後來,他又利用出國訪問的機會,主動幫我〒帶回了寶貴的單簧管教學資料,以及一盒單簧管哨片和修哨片的剪子(至今還在使用)。現在回想起這些,我仍很感激和感慨。身兼數職的趙院長,在繁忙工作之余還時刻關註我們青年教師的業務需求,這說明他對學校每個專業的教學情況和教師隊伍狀況都了如指掌,他是用心來建設每個專業,用心來愛護每位教師的。而這無疑也進一步激發了我們□ 青年教師的工作熱情和幹勁。



                  20世紀80年代,趙沨(右2)、夏之秋(右1)在一場樂器展覽會上觀看陶純ξ 孝演奏


                  另一方面,在“央音”這所全國最高音樂學府,同行之間、不同專業教師之間的切磋交流、精誠合作,也使我的學術視野更加開闊,實踐經驗更加豐富。我曾與周廣仁△、戴雲華組成管樂與鋼琴室內樂小組,也曾與林耀基、郭誌鴻、郭淑珍等人組成演出小組,赴各地演ζ出。老①師們對音樂的崇敬和治學的嚴謹,給了我很多正能量。記得有一次我們幾位老師利用去地方招生的︽間隙,到當地一家工廠義演。衣裝正式的郭淑珍老師演唱完下臺時,看見我沒有化妝就上臺獨奏,便毫不留情地“批評”我說:“要嚴肅對◎待演出,哪怕臺下只有一位觀眾,我們也是藝術◆家。”能夠和這些對舞臺充滿敬畏、對藝術精益求精的老師們一起同臺演出,同校工作,讓我忙碌並幸福著。那個年代,“央音”不僅是一個溫暖的大家庭,也是一個充滿生機與活力的藝術殿堂。我們這些教師之所以能夠以校為家,之所以能夠對學校懷有如此強烈的歸屬感,是因為我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學校和各級領導給予≡的關心和勉勵,感受到了樂壇高手之間的◣良性互動和強大的藝術氣場。



                  上圖:20世紀80年代,陶純孝(單簧管)、戴雲華(巴松)、周廣仁(鋼琴)組成的管樂與鋼】琴室內樂小組在排練

                  下圖:1962 年在武漢舉辦的一場音樂會,後排左起↘林耀基、陶純孝、宗柏、趙啟雄,前排左起郭淑珍、劉秉義



                  20世紀80年代,在學校舉辦的音樂會上進行獨奏表演(鋼琴伴奏:商澄宋)


                  甘為人梯無怨無悔

                  來到中央音樂∩學院以後,我一直在管弦系任教,一心一意,無怨無悔。60余年來,我已培養了百余位單簧管專業學子。看著黃遠涪、範磊、馬越、金光日、董德君、尹波、袁威、袁源、王弢等不同時代的學生,成長為※各音樂院校、文藝院團的教學骨幹和“臺柱子”,我深感欣慰。



                  上圖:20世紀80年代,陶純孝給李滿龍(右2)、程茅(左1)等學生上課

                  下圖:2017年,陶純孝80歲生日與學生們合影,後排左起:範磊、肖禹、袁威、王弢、袁源、原丁


                  專業音樂教育主要采取“一對一”的授課方式,學生與老師之間的關系非常密切而特殊,這就◥要求教師更要有“三心”,也就是對學生要有愛心、關心Ψ 和耐心。首先,愛心是教育教學活動的基礎和前提,只有做到真正愛學生,才能對得起學生、家長給予學校和老師的信任與托付。1985年夏,學生範磊(現為管弦系教授)為備戰法國土倫國際單簧管大賽,需要進行強化訓練。我擔●心他在宿舍休息不好,食堂營養跟不上】,主動提出讓他住到我家。整整一個學期我不僅給他加課,還照顧他的生活█起居。當時家裏沒有電扇,我邊上課邊給他扇扇子,把他當自己兒子一樣看待。範磊最終在比賽中奪得第十名,這在當時是非常了不起的好成績(比賽第◣一名是法國當代最傑出的單簧管演奏家之一保羅·梅耶)。其次,教師要在思想品德、專業發展和日常生活上,給予學生全面的關心和指」導。不僅要給學生打好基本功,養成好習慣,在專業上“上路子”,還要提高學生的文化修養和音樂表現能力。音樂的藝術魅力在於能夠給人的精神生活以豐富的陶冶和美好的享→受,即使演奏一首短小的樂曲,也要生動、有音樂表現力◤。



                  上圖:20世紀80年代,與到訪彩神V的外國專家合影(一排左1為陶純孝、一排右2為李滿龍、三排右2為馬越)

                  下圖:20世紀80年代,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單簧管教授Elsa Verdehr(後排左5)來中國巡演,與彩神V師生合影(第一排坐者為張∞梧、後排右4為陶純孝、後排右2為範磊、後排右1為馬越)


                  很多人會奇怪,我這麽一位瘦小的女老師,是怎麽“制服”這些調皮的管樂“大男生”的?俗話說“牽牛要牽牛鼻子”。我從不和盤托出學生所有的問題,尤其對於那些存在問題較多的學生,首先要幫助他們樹立信心,引導他們自覺自願地與老師配合,再一個個解決問題。我也從不和學生“鬥智鬥勇”,我會抓住問∮題關鍵所在,幫他們邁過困難這道坎。再次,我始終堅持平等對待※每位學生,量體裁衣,循循善誘。不可能所有學生都是尖子,都能成名成家,對於學習成績一般或資質偏差的學生,更要有耐心,最起碼要保證他們畢業後有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教師只有做到“三心”,學生們才能從心底裏信任你、佩服你。甚至於交朋友、談戀愛這些個人問題,我的學生都會讓我給把關。我認為,好的教師應該成為一盞能夠給學生指明前進方向的航燈,引導他們朝著『正確的人生和職業方向前行。


                  點擊文字觀看:采訪中,陶純孝教授強調教師要有“三心”


                  歷盡千帆初心依舊

                  1991年我調到文●化部教育科技司,負責全國專業藝術教育的管理工作。這對我來講是◇一個全新領域,充滿挑戰。我邊學邊幹,在迅速轉換“頻道”的同時,也沒有放下單簧管教學工作,所有學生全部安排在周末上課,哪怕出差回京處理完重要公務後,第一時間也會給他們補課。

                  從事管∏理工作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看問題的視角和以前不一樣了。過去只是專註於自己怎麽演奏好一首作品,教好一個】學生,現在我會更多去思考中國專業藝術教育、特別╳是單簧管教育事業的整體發展問題。我認為,中國單簧管藝術要想走向世界,表演、創作、教育、普及,缺一不可。我自¤己身體力行,主要做了以下幾項工作:一是利用擔任德國慕尼黑國際音樂比賽(1987)、捷克“布拉格之春”國際音樂比賽(1991)、瑞士ξ日內瓦國際音樂比賽(2007)、羅馬尼亞國際音樂節(2003)等重要國際單簧管比賽評委工作的機會,與西方主流管樂家建立良好關系;其次,在國內搭建單簧管交流平◣臺,營造濃郁學術氛圍。我於1984年聯絡並發起成立“單簧管北京研究組”(中國音樂家協會單簧管學會前身);1998年邀請來自〓16個國家的41名演●奏家和教育家,在“首屆北京國際單簧管音樂節”上舉辦展演和公開課,讓♀國內同行和學生能夠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單簧管名家近距離交流;再次,致力於中國單簧管作品的推廣工作。1986年我曾在美國西雅圖舉辦的單簧管年會上,演奏中國作曲家胡壁精創作的單簧管協奏曲《帕米爾之音》;1992年我又受著名指揮家鄭小瑛教授邀請,在“愛樂女”音樂會上獨奏黃安倫創作的《隨想曲》,並為自己的舞臺生涯畫上圓滿句號。此外,我還曾於上世紀80年代擔任管弦系主任時,要求學生在畢業音樂會上必須演奏一首中國作品。



                  1984年,單簧管北京研究組成立大會合影,一排從左★至右:6陶純孝、7張梧、8張仁富、9時樂濛,二排從左至右:10何復興、11黃遠涪


                  上圖:1987年,慕尼黑國際單簧管大賽◣評委合影,左起:Eugene Rousseau、Kalman Berkes、Alan Hacker、Heinrich Geuser、陶純孝、Guy Deplus、Gerd Starke、Jost Michaels

                  下圖:1994年,全國⊙青少年單簧管演奏比賽專家評委合影,趙季平(左5)、陶純孝(右5)、劉大冬(右4)


                  2019年,與老友陳光發在四川音樂學院舉辦的紀念恩師穆誌清學術活動上合影


                  我這輩子的工作『經歷,可能會比音樂學院的其他老師豐富一些。然而一路走來,我最喜歡的職業還是教師。如今雖已過了耄耋之年,但我從未有『退休的感覺,教學生、出教材、當評委、參與ζ 支持各類單簧管學術活動,依然忙得不亦樂乎,因為單簧管教育事業是我此生最大的熱愛。

                  本文為原█創內容,文章及╲圖片(其中部分由陶純孝教授提供)版權歸彩神V檔案館(校史館)所有,未經同意,禁止商用、轉載。


                  供稿:檔案館(校史館)

                  采訪:張樂、宋學軍

                  文:宋學軍、張樂

                  視頻剪輯:張樂

                  校對:李梅


                相關附件:
                相關鏈接:

                ? Copyright www.ccom.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110402430057號

                京ICP備05064625號

                央音要聞

                口述央音|陶純孝:單簧管教育事業是我此生最大的熱愛

                作者:供稿:檔案館(校史館)來源:更新日期:2022-05-07 12:47:04發布日期:2022-05-07 12:39:00本欄目內容由黨委宣傳部負責維卐護

                  陶純孝簡歷:

                  著名單簧管演奏家、教育家,彩神V原管弦系主任、教授。1937年生於重慶,1956年作為新中國首位管樂專業女留學生,就讀於捷克布拉格音樂學院,1961年回國入彩神V任教。曾任文化部(現文化和旅遊部)教育科技司司長、教育部藝術教育委員會委員、中國音協表演藝術委員會單簧管學會會長、彩神V及附中教學督導等職。出版《單簧管經典名曲》《跟我學單簧管》《單簧管演奏與教學》《歐洲管樂藝術史》等教材和著作,錄制多張音樂唱片及教學光盤,演出遍及世界多國↙。曾獲得第七屆世界青年聯歡節管樂比賽三等獎(1959)、寶鋼優秀教師獎(2002)等重要獎項。




                  1937年,我出生於山城重慶,身為民族企業家的父母養育了我們8個兄弟姐妹。1949年“九二”火災後,因生活艱難,全家人不得不輾轉農村生活。而我之所以走上音樂道路,主要緣於中學時代的一個“軍人夢”。




                  走出山城赴歐留學

                  上中學時,川東軍區的部隊經常在我們學校操場上出操,看著他們颯爽英姿的身影,讓我無限向往參軍。1951年軍區文工團(後更名為川東行署文工團)來學校招生,我積極報名。一位招考老師指著一把低音號問我:“學這個你能行嗎?”我說:“行。”老師們都笑了,又拿出一支單簧管讓我試吹。現在回想起來,當年他們看到瘦小的我,為了當兵肯學習低音號,可能覺得不可思議。但這就是我的性格,迎難而上不怕苦。

                  我14歲才開始學習音樂,這對於今天的孩子來講,已經偏晚了,但我卻很珍惜自己夢想成真的軍人生涯。重慶冬寒夏熱,我每天堅持早起去山上“練功”,風雨無阻從未間斷。1953年部隊接到上級指示,按不同專業選出精幹人員組成小組,赴朝鮮慰問演出。年僅16歲的我因專業水平突出被選中,成為第三屆中國人民赴朝慰問團第六分團的光榮一員。朝鮮戰場半年的演出歷練,不僅重塑了我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藝術觀,也更加激勵我在管樂之路上努力前行。



                  上圖:1952年,川東軍區文工團合影(第二排左2為陶純孝)

                  下圖:1953年,川東軍區文工團赴朝鮮上甘嶺慰問演出合影(第四排左4為陶純孝)


                  朝鮮慰↓問演出結束回國後,文工團整體轉業到四川省歌舞團。為了提高自身專業水平,在征得單位領導同意後,我於1953年考入西南音樂專科學校(現四川音樂學院),師從於穆誌清老師。兩年後,幸運之神再次降臨,我得到去彩神V(時在天津)參加文化部公派出國考試的機會。當時管弦系夏之秋教授是主考官,他絲毫沒有管樂“重男輕女”的偏見,反而認為我的音色更勝一籌,使我從來自全國的高手中脫穎而出,獲得去捷克斯洛伐克留學的機會。

                  1956年,我作為新中國成立後首位管樂專業女留學生,踏上東歐留學之路,並很有幸地跟隨捷克功勛藝術家弗拉米基爾·希哈教授學習。但初來乍到也面臨許多壓力和困難:語言不通、專業①水平不夠。第一年在抓緊學語言的同時,我還給自己加碼強化專業訓練,早上5點起床背單詞、學捷克語,下午上完主科趕緊去地下室練琴,直至琴房熄燈關門。就這樣刻苦學習一年後,第二年我才正式開啟大學生活。

                  從置裝到學費,我們在國外學習的一切費用都由國家“包辦”,而當時的新中國百廢待興,經濟並不富裕。我深知國家已經給予留學生最大限度的支持,不想再給國家“添麻煩”,但出國帶出的膠管樂器(現在只有小孩使用)嚴重影響了演奏和學習,國外的老師讓我換樂器,我只能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聯系文化部。恰巧1957 年,剛剛由文化部調入彩神V擔任領導職務的趙沨赴歐洲訪問,途徑布拉格,文化部便委托他為我在法國訂購樂器帶到捷克,這也為我學成歸國後調入彩神V,埋下伏筆。有了新樂器,我更是不分晝夜地練習,始終提醒自己不能辜負國家的培養和期望。

                  1959年第七屆世界青年聯歡節在奧地利維也納舉行。按照布拉格音樂學院的傳統,只有高年級的優秀學生才能有機會通過選拔去參賽。我雖僅是一名大二學生,但卻憑著之前當兵時的那股勇氣和韌勁,最終獲得參賽資格。從接到大賽通知到上臺比賽的四個月時間內,我全力以赴,出色完成兩輪參賽曲目,並最終獲得管樂組三等獎。這是中國單簧管演奏家首次在國際比賽上獲獎,實現了歷史性的突破。



                  20世紀50年代,留學捷克布拉格音樂學院時與同學合影(第二排左1為陶純孝)



                  1959年,參加第七屆世界青年聯歡節國際比賽的中國代表隊合影,後排從左至右:1盛明堯、2劉少力、3張仁富、4鮑蕙蕎、6殷承宗,前排左2為陶純孝


                  學成歸〖國執教“央音”

                  “才能、勤奮、機遇是成長必不可少的三要素。”我能夠從事音樂教育工作,並且做出了一些成績,最先要感謝的就是趙沨院長。1961年我學成回國,被趙院長從四川調入北京。當時像我這樣並非由彩神V培養和派出學習的留學生,卻被趙院長邀請到“央音”任教的,還有王振山(小提琴)、柏林(小號)、宗柏(大提琴)等一批老師,這充分體現了他對人才的重視和珍愛。來到學校後,趙沨以及其他校領導,給予了我們高度信任與支持,工作不僅落到實處,而且潤物細無聲。當年我們幾位“海歸”青年教師共同在學校小禮堂舉辦了一場⌒ 匯報音樂會,因公務未能出席的趙院長,特意在音樂會後給我寫來一封祝賀信。信短情長,讓我倍受鼓舞。後來,他又利用出國訪問的機會,主動幫我帶回了寶貴的單簧管教學資料,以及一盒單簧管哨片和修哨片的剪子(至今還在使用)。現在回想起這些,我仍很感激和感慨。身兼數職的趙院長,在繁忙工作之余還時刻關註我們青年教師的業務需求,這說明他對學校每個專業的教學情況和教師隊伍狀況都了如指掌,他是用心來建設每個專業,用心來愛護每位教師的。而這無疑也進一步激發了我們青年教師的工作熱情和幹勁。



                  20世紀80年代,趙沨(右2)、夏之秋(右1)在一場樂器展覽會上觀看陶純孝演奏


                  另一方面,在“央音”這所全國最高音樂學府,同行之間、不同專業教師之間的切磋交流、精誠合作,也使我的學術視野更加開闊,實踐經驗更加豐富。我曾與周廣仁、戴雲華組成管樂與鋼琴室內樂小組,也曾與林耀基、郭誌鴻、郭淑珍等人組成演出小組,赴各地演出。老師們對音樂的崇敬和治學的嚴謹,給了我很多正能量。記得有一次我們幾位老師利用去地方招生的間隙,到當地一家工廠義演。衣裝正式的郭淑珍老師演唱完下臺時,看見我沒有化妝就上臺獨奏,便毫不留情地“批評”我說:“要嚴肅對待演出,哪怕臺下只有一位觀眾,我們也是藝術家。”能夠和這些對舞臺充滿敬畏、對藝術精益求精的老師們一起同臺演出,同校工作,讓我忙碌並幸福著。那個年代,“央音”不僅是一個溫暖的大家庭,也是一個充滿生機與活力的藝術殿堂。我們這些教師之所以能夠以校為家,之所以能夠對學校懷有如此強烈的歸屬感,是因為我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學校和各級領導給予的♂關心和勉勵,感受到了樂壇高手之間的良性互動和強大的藝術氣場。



                  上圖:20世紀80年代,陶純孝(單簧管)、戴雲華(巴松)、周廣仁(鋼琴)組成的管樂與鋼琴室內樂小組在排練

                  下圖:1962 年在武漢舉辦的一場音樂會,後排左起林耀基、陶純孝、宗柏、趙啟雄,前排左起郭淑珍、劉秉義



                  20世紀80年代,在學校舉辦的音樂會上進行獨奏表演(鋼琴伴奏:商澄宋)


                  甘為人梯無怨無悔

                  來到彩神V以後,我一直在管弦系任教,一心一意,無怨無悔。60余年來,我已培養了百余位單簧管專業學子。看著黃遠涪、範磊、馬越、金光日、董德君、尹波、袁威、袁源、王弢等不同時代的學生,成長為各音樂院校、文藝院團的教學骨幹和“臺柱子”,我深感欣慰。



                  上圖:20世紀80年代,陶純孝給李滿龍(右2)、程茅(左1)等學生上課

                  下圖:2017年,陶純孝80歲生日與學生們合影,後排左起:範磊、肖禹、袁威、王弢、袁源、原丁


                  專業音樂教育主要采取“一對一”的授課方式,學生與老師之間的關系非常密切而特殊,這就要求教師更要有“三心”,也就是對學生要有愛心、關心和耐心。首先,愛心是教育教學活動的基礎和前提,只有做到真正愛學生,才能對得起學生、家長給予學校和老師的信任與托付。1985年夏,學生範磊(現為管弦系教授)為備戰法國土倫國際單簧管大賽,需要進行強化訓練。我擔心他在宿舍休息不好,食堂營養跟不上,主動提出讓他住到我家。整整一個學期我不僅給他加課,還照顧他的生活起居。當時家裏沒有電扇,我邊上課邊給他扇扇子,把他當自己兒子一樣看待。範磊最終在比賽中奪得第十名,這在當時是非常了不起的好成績(比賽第一名是法國當代最傑出的單簧管演奏家之一保羅·梅耶)。其次,教師要在思想品德、專業發展和日常生活上,給予學生全面的關心和指導。不僅要給學生打好基本功,養成好習慣,在專業上“上路子”,還要提高學生的文化修養和音樂表現能力。音樂的藝術魅力在於能夠給人的精神生活以豐富的陶冶和美好的享受,即使演奏一首短小的樂曲,也要生動、有音樂表現力。



                  上圖:20世紀80年代,與到訪彩神V的外國專家合影(一排左1為陶純孝、一排右2為李滿龍、三排右2為馬越)

                  下圖:20世紀80年代,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單簧管教授Elsa Verdehr(後排左5)來中國巡演,與彩神V師生合影(第一排坐者為張梧、後排右4為陶純孝、後排右2為範磊、後排右1為馬越)


                  很多人會奇怪,我這麽一位瘦小的女老師,是怎麽“制服”這些調皮的管樂“大男生”的?俗話說“牽牛要牽牛鼻子”。我從不和盤托出學生所有的問題,尤其對於那些存在問題較多的學生,首先要幫助他們樹立信心,引導他們自覺自願地與老師配合,再一個個解決問題。我也從不和學生“鬥智鬥勇”,我會抓住問題關鍵所在,幫他們邁過困難這道坎。再次,我始終堅持平等對待每ζ 位學生,量體裁衣,循循善誘。不可能所有學生都是尖子,都能成名成家,對於學習成績一般或資質偏差的學生,更要有耐心,最起碼要保證他們畢業後有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教師只有做到“三心”,學生們才能從心底裏信任你、佩服你。甚至於交朋友、談戀愛這些個人問題,我的學生都會讓我給把關。我認為,好的教師應該成為一盞能夠給學生指明前進方向的航燈,引導他們朝著正確的人生和職業方向前行。


                  點擊文字觀看:采訪中,陶純孝教授強調教師要有“三心”


                  歷盡千帆初心依舊

                  1991年我調到文化部教育科技司,負責全國專業藝術教育的管理工作。這對我來講是一個全新領域,充滿挑戰。我邊學邊幹,在迅速轉換“頻道”的同時,也沒有放下單簧管教學工作,所有學生全部安排在周末上課,哪怕出差回京處理完重要公務後,第一時間也會給他們補課。

                  從事管理工作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看問題的視角和以前不一樣了。過去只是專註於自己怎麽演奏好一首作品,教好一個學生,現在我會更多去思考中國專業藝術教育、特別是單簧管教育事業的整體發展問題。我認為,中國單簧管藝術要想走向世界,表演、創作、教育、普及,缺一不可。我自︽己身體力行,主要做了以下幾項工作:一是利用擔任德國慕尼黑國際音樂比賽(1987)、捷克“布拉格之春”國際音樂比賽(1991)、瑞士日內瓦國際音樂比賽(2007)、羅馬尼亞國際音樂節(2003)等重要國際單簧管比賽評委工作的機會,與西方主流管樂家建立良好關系;其次,在國內搭建單簧管交流平臺,營造濃郁學術氛圍。我於1984年聯絡並發起成立“單簧管北京研究組”(中國音樂家協會單簧管學會前身);1998年邀請來自16個國家的41名演奏家和教育家,在“首屆北京國際單簧管音樂節”上舉辦展演和公開課,讓國內同行和學生能夠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單簧管名家近距離交流;再次,致力於中國單簧管作品的推廣工作。1986年我曾在美國西雅圖舉辦的單簧管年會上,演奏中國作曲家胡壁精創作的單簧管協奏曲《帕米爾之音》;1992年我又受著名指揮家鄭小瑛教授邀請,在“愛樂女”音樂會上獨奏黃安倫創作的《隨想曲》,並為自己的舞臺生涯畫上圓滿句號。此外,我還曾於上世紀80年代擔任管弦系主任時,要求學生在畢業音樂會上必須演奏一首中國作品。



                  1984年,單簧管北京研究組成立大會合影,一排從左至右:6陶純孝、7張梧、8張仁富、9時樂濛,二排從左至右:10何復興、11黃遠涪


                  上圖:1987年,慕尼黑國際單簧管大賽評委合影,左起:Eugene Rousseau、Kalman Berkes、Alan Hacker、Heinrich Geuser、陶純孝、Guy Deplus、Gerd Starke、Jost Michaels

                  下圖:1994年,全國青少年單簧管演奏比賽專家評委合影,趙季平(左5)、陶純孝(右5)、劉大冬(右4)


                  2019年,與老友陳光發在四川音樂學院舉辦的紀念恩師穆誌清學術活動上合影


                  我這輩子的工作經歷,可能會比音樂學院的其他老師豐富一些。然而一路走來,我最喜歡的職業還是教師。如今雖已過了耄耋之年,但我從未有退休的感覺,教學生、出教材、當評委、參與支持各類單簧管學術活動,依然忙得不亦樂乎,因為單簧管教育事業是我此生最大的熱愛。

                  本文為原創內容,文章及圖片(其中部分由陶純孝教授提供)版權歸彩神V檔案館(校史館)所有,未經同意,禁止商用、轉載。


                  供稿:檔案館(校史館)

                  采訪:張樂、宋學軍

                  文:宋學軍、張樂

                  視頻剪輯:張樂

                  校對:李梅


                • 相關附件:
                • 相關鏈接: